中国发展网

智库●读名家●知天下

周跃辉:积极稳妥应对当前人民币贬值压力

发表时间:2019-09-10    作者:     来源:

摘要:从中长期看,我国贸易顺差将大概率缩窄,实体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更为严峻,货币政策将趋于宽松,同样将抑制人民币汇率走势。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周跃辉近日刊文指出,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再掀波澜,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随后人民币汇率出现一波急贬,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与即期汇价均跌破7。中美贸易摩擦迭起势必带来人民币的进一步贬值压力,中美贸易摩擦面临更大的挑战。

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一些波动

今年5月9日—10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团赴美进行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之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于5月8日发布公告称,拟于5月10日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中美第十二轮贸易谈判未能阻止新一轮关税到位,美国提高关税税率的举措如期出台。

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岸和离岸即期汇价分别升值2%、1.9%和2.1%。人民币汇率出现小幅升值主要是基于中美贸易摩擦逐渐缓和以及中国经济逐渐企稳的逻辑。然而,这一态势目前出现了明显变化。人民币汇率近期快速贬值也与中美贸易谈判的反复相吻合。本轮人民币汇率急贬与去年6月下旬美方决定加征关税后,人民币汇率的一波急贬有相似之处。

应当说,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仍处于较为舒服的区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降低,都有利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汇率贬值对经济的影响总体而言,汇率贬值只要不发生恶性贬值,则对国内经济的整体影响偏中性,主要是结构性变化,而非整体负面打击。经常项目或因贬值受益,利好出口收入占比高的行业,但对原材料依赖进口的行业存在利润侵蚀。当然,贬值也可能导致居民对国内消费品需求提升,中长期的直投资本可能外流,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我国外商投资依赖度较低,影响有限。

从今年6月的外部环境来看,中美贸易摩擦的进展和美联储的议息决策是本月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主要因素。6月中上旬人民币汇率继上月因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升级而大幅贬值之后表现相对平稳,而6月18日中美两国元首的突然通话并商定G20会晤向市场传递了贸易摩擦缓和迹象,致使市场对中美贸易摩擦的预期再次反转,支撑了人民币汇率实现了一波短暂的快速上涨。这一次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确实令市场感到震惊和意外,引发了人民币的新一轮贬值。

从中长期看,我国贸易顺差将大概率缩窄,实体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更为严峻,货币政策将趋于宽松,同样将抑制人民币汇率走势。

人民币的币值稳定性有可靠基石

从各国汇率走势对比看,年初以来澳元、英镑贬值幅度更大,人民币汇率变动大体符合基本面状况,未发生过度贬值。从中间价报价与即期收盘汇率偏离方向可以看出,贬值是市场交易行为而非央行主动干预引发,“央行操纵说”没有客观依据。

根据近两年的经验,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或者是焦点事件发生时,人民币汇率都会出现短期的快速下跌。此次贸易谈判出现波折,不仅在短期从预期和心理层面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了冲击,而且同样将抑制人民币汇率走势。因此,下阶段人民币汇率还将持续面临一定贬值压力。当然,事情都是两方面的,需要辩证来看待此事。

美联储加息周期结束,美元将保持震荡走势。就美国货币政策看,美联储今年以来的议息会议均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且在近几次议息会议连续下调经济和就业的预期,表明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隐忧正日渐显现。就美元走势看,美国经济趋缓、美联储停止收紧货币政策使美元指数失去走升的支撑。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修正值3.1%,低于初值的3.2%,略高于预期的3%。虽然美国一季度GDP增长超预期,但提振一季度GDP增速的因素具有临时性,靠净出口增长和库存投资增长的驱动方式不可持续。不可否认,美国自身也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全年美元指数预计弱化,并且今年以来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持续修复,对人民币汇率相对利好。

基本面、资金面有利于人民币汇率保持“出清”。基本面方面,国内经济平稳有韧性,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2%,与预期目标大致相当。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应该说,这一结果来之不易,稳中有进。各项经济数据显示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已发挥出较大的积极作用,未来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有助于经济运行稳定在合理区间。长期看,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拥有足够的韧性、巨大的潜力和不断迸发的创新活力,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没有也不会改变,经济基本面将继续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有效支撑,人民币汇率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基础。从外汇的供求关系看,今年前4个月,外汇储备稳定在3万亿美元以上,累计增加222亿美元。未来国际收支总体平衡的基础依然坚实,人民币的币值稳定性有可靠基石。

预期引导会对冲人民币的部分贬值压力。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到今年,中间经历几轮的汇率改革,市场的作用越来越强大。从2018年的情况看,10%关税税率通过人民币适度贬值、出口退税和企业减税降负等措施得以化解,今年在税率提高和征税范围扩大基础上,汇率调整依然会是一个不错的政策工具。因此,从呵护实体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今年人民币汇率适度贬值符合政策导向。2018年人民币汇率接近跌破“7”之际,中国人民银行也多次发声和出手对市场预期进行引导和干预。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对于稳定市场预期和抑制资本外逃有重要意义。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从反映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指标来看,1年期无本金交割远期汇率与离岸即期汇率之差持续保持低位,因此未来即便人民币汇率再次走弱,也不能轻易判断人民币汇率将持续贬值。

外汇管理政策有足够的工具和空间。我国央行已未雨绸缪,提前加强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管控、预防措施。央行在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发行央行票据,可引导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利率定价,进而改变海外投资机构沽空人民币的判断依据,也可适度抽走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向海外投资机构传递清晰的汇率管理信号。数据表明,2019年上半年,我国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经常账户顺差,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持续净流入,储备资产稳定增加。今年一季度,经常账户顺差586亿美元,直接投资净流入214亿美元,另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一季度,我国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约150亿美元,同比继续增长。总体来看,中国人民银行目前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维持国内外汇市场的供求平衡和稳定市场预期,人民币汇率贬值将是有序可控的。这一点无可置疑。事实上,美国单方面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无端指责是不尊重事实的,也不可能达到其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