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智库●读名家●知天下

周德文:去杠杆债务重组是实体企业走出危机的必由之路

发表时间:2019-09-10    作者:     来源:

摘要:中国经济要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和西方发达国家同台竞争,从事夕阳行业的落后过剩产能必须进行淘汰,大量从事低技术含量、粗放型、劳动密集型的加工制造业企业要么实现转型升级,要么被市场优胜劣汰。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经济出现一定阵痛,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发生经营危机不可避免。

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主席周德文近日刊文指出,2018年至今,中国经济面临了较大的下行压力,而外部经贸环境的恶化进一步加大了这种压力。同时,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金融去杠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持续推进等各种内外部经济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国内产业经济必然面临一定的阵痛。阵痛之下,伴随而来的是新一轮的企业债务危机,大量的中小民营企业陷入资金链断裂和经营危机之中,同时,这一轮的债务危机已经蔓延到了大中型国企及上市公司层面。

中国经济要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和西方发达国家同台竞争,从事夕阳行业的落后过剩产能必须进行淘汰,大量从事低技术含量、粗放型、劳动密集型的加工制造业企业要么实现转型升级,要么被市场优胜劣汰。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经济出现一定阵痛,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发生经营危机不可避免。

然而,在新一轮债务危机已经出现的情形下,由于整体市场需求下滑,产业链上下游联动,企业债务联保互保等多重因素,出现较大范围的误伤不可避免。一部分拥有先进技术,产品具有市场竞争力,符合国家产业规划政策的优秀企业,也因为各种原因被拖入了债务危机的泥潭,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在推动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实体企业出现一定程度的债务危机在预期之中。但是,债务危机的范围和规模需要进行严格监督和控制,一方面要防止债务危机的扩大影响到局部社会稳定,另一方面则要对发生债务危机的企业进行分类,从中识别出有技术、有市场,但因为资金问题而暂时陷入经营困难的优秀企业,通过实施债务重组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危机,重回健康发展的道路,为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升级做出贡献。

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实体企业发生债务危机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全球经济出现一定程度衰退,外部市场需求收缩。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虽然全球经济曾出现了阶段性的复苏,但整体上已经有了步入衰退周期的迹象,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导致国际市场需求不振。中国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出口占比较高的制造业,受到较大的影响,企业的营业收入及利润远不如以前,如果不能有效开发出新的增量市场,则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就非常弱。

二、中美贸易争端的持续和反复,使得相关产业链企业受到较大冲击。2018年以来,美国针对中国发起了无理取闹式的贸易战,向中国对美输出商品不断加码征收关税,导致中国对美贸易规模严重萎缩,而对美出口贸易历来在中国整体出口贸易的占比非常高,并且商品种类广泛,当对美出口贸易关税骤然大幅增加之后,对美贸易占比较高的企业的经营受到较大影响,进而传递到产业链上游以及关联企业,从而降低了这些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

三、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从宽松转向稳健,以及金融去杠杆政策,加大了企业的融资难度。宏观政策从宽松转向稳健,实质上整体呈现相对紧缩,实体经济主体的信贷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企业从银行获取贷款难度加大,甚至出现大量针对实体企业抽贷压贷的现象,如果企业的负债率比较高,或者存在联保互保问题,一旦市场发生波动,就很容易发生债务危机。

四、民营企业缺乏融资渠道,民间借贷融资比较畸高。由于体制性的原因,以及银行金融机构发放信贷的盈利性及安全性考虑,无论是在宽松政策之下,还是在紧缩环境之下,大多数信贷资源仍然是流向国有大中型企业,而非中小民营企业,能够获得银行金融机构信贷支持的民营企业少之又少,因而倒逼民营企业转而寻求民间信贷,甚至是高利贷或这非法集资的渠道,从而导致了民营企业民间借贷融资畸高。中小民营企业的借贷成本往往是国有企业的数倍,企业负债率高居不下,生产经营利润甚至无法覆盖贷款利息,市场环境稍有波动,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引发企业债务危机。

五、结构性通货膨胀及经济泡沫长期存在,原材料及用工成本持续上涨。中国经济长期以来存在了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特别是房地产曾经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导致房地产行业畸形发展,全国性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通过产业链上下游的传导,进一步加剧了产业结构失衡,同时拉高了全社会的生活及生产经营成本,最终表现为原材料及劳动力成本连续攀升,最终达到大多数非垄断行业领域的中小企业无法承受的程度。

全球经济衰退,中贸易争端,金融去杠杆,民营企业融资的实质性非国民待遇,产业结构失衡等因素的综合作用,全面压缩了企业的发展空间,从而导致了新一轮企业债务危机的爆发。

从发生债务危机的企业主体来看,所有陷入债务危机的企业都具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企业债务过度扩张,企业借贷利息开支数额庞大,利息支出成本与企业正常营业利润之间的差距无限缩小,部分企业的利润甚至无法覆盖利息支出,企业生存及发展的安全系数达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在外部环境较好的条件下,债务过度扩张的结果是,企业辛辛苦苦一年,到头来多数是在为民间借贷资本及银行金融机构打工,企业虽然暂时可保无虞,但只要外部环境向不利的方向发生波动,经营业绩出现下滑,债务过高的企业很可能就会出现债权人追讨债,银行抽贷压贷,资金链断裂,企业全面陷入经营危机的局面。

无论是有技术、有市场、产品有竞争力的优秀企业,还是从事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企业,只要债务负担超出企业的正常承受范围,或者和有债务风险的企业之间存在联保互保关系,则在经济环境不好的形势之下,陷入债务危机的风险都非常大。因此说,企业经营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边际,避免陷入债务危机的风险,首先要做的就是实施债务去杠杆,只有主动降低了债务杠杆,企业才能具备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条件。

同样,企业要走出债务危机,从战略的高度来看,基本的解决思路仍然是降低债务去杠杆,而降低企业债务负担去杠杆的必由之路则是债务重组。

企业发生债务危机时,一般有两种方法解决债务纠纷,一种是司法破产清算,强制债务人将资产变现还债,在债务人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结果往往是“鱼死网破”,债务人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债权人能收回的债权数额非常有限。另一种方法是通过协议修改债务条件,进行债务重组,这样既可避免债务人破产清算,获得重整旗鼓的机会,又可使债权人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这种方法尤其适用于发生债务危机但仍有盈利能力和良好发展潜力的企业。

很多企业家在面对债务危机时,首先想到的是“找钱”,也即寻求追加借贷,实际上是一种举新债还旧债的方法,由于债务违约等原因,原有的债权人对企业的发展前景已经看淡,在没有达成新的债务条件的前提下,是一有新的资金进入企业,原有债权人往往会通过强制措施迅速抽出这些资金,企业家费尽周折举借的新债对改善企业经营状况没有任何帮助,只不过是增加了新的债权人,拖延了企业债务危机进一步爆发的时间而已。而且,由于举借新债的条件更为严苛,无异于饮鸩止渴,会导致企业的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而企业原有的问题被暂时掩盖,也使得企业集聚的问题愈发严重,新一轮的危机爆发时更加难以应对,只能使企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因此,实施债务重组,对于陷入危机的企业而言,是走出债务危机的最佳途经,而对于债权人来说,实施债务重组,也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

在债务重组、担保切断、资产优化处置、现金流保卫、主营业务保护等领域,绝大多数民营企业家没有基本的概念和常识,缺乏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进行指导,往往是凭借个人的直觉进行操作,为了挽救企业而在钢丝绳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构成犯罪,深陷囹圄之际才顿足捶胸、后悔不迭。

对于已经陷入困境,债务负担沉重,资金链断裂,资产被申请保全,生产经营停滞的危机企业,除了积极想办法自救之外,一定要引入外部的企业重组机构,借助其专业的方法和工具,丰富的经验积累,雄厚的资金实力,以及在产业整合领域的资源,对企业实施债务、业务、资产的三维重组,成功化解企业危机,帮助企业搬走压在身上的债务巨石,企业才有可能走出危机,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实施债务重组的同时,企业家还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对宏观经济、产业政策及行业发展趋势进行前瞻性的认识和判断,对未来有了更为准确和积极的预期之后,企业家作为企业的舵手,才能在惊涛骇浪之中保持本心不变,把握企业航行的大方向不变,充满信心和激情,带领企业驶出危机四伏的礁石地带,最终成功到达胜利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