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智库●读名家●知天下

著名经济学家周德文:如何振兴中国经济

发表时间:2019-08-14    作者:     来源:

摘要:为了应对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实施制造强国的战略,中国政府早在2015年就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推动高端技术装备制造领域的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

当前,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非常复杂和关键的十字路口,中国经济整体面临了较大的下行压力,处于缓慢探底阶段,大批从事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制造业的中小企业陷入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债务危机已经从中小民营企业向大中型企业及部分上市公司蔓延。

在国际领域,美国政府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针对中国发起了贸易战,此后一直边打边谈,总体上中美经贸关系呈现出逐渐恶化的倾向。中美贸易争端的持续进行,对中国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对美出口依赖性比较高的制造业实体造成了较大的直接冲击,并通过产业链传导到至其它行业领域,对中国经济整体形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国家大力推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传统制造业领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目前正在深化并开始进行金融领域的供给侧改革,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全国性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也正在进行之中。

为了应对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实施制造强国的战略,中国政府早在2015年就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推动高端技术装备制造领域的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

在对外经贸合作方面,中国政府推行“一带一路”重大战略,致力于建立开放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各国共商互通有无,在“一带一路”经济圈范围就国际产业分工重新进行规划协作,将为中国及“一带一路”朋友圈国家打开了广阔国际经济合作空间。

可以说,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讲,为了应对全球经济衰退和国内经济下行,以及个别霸权国家对中国经济发展空间的极限打压,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拓宽国际发展空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国家主导和推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制造2025》战略,以及“一带一路”战略,是全面振兴中国经济最基本的方针的战略,必须坚持不懈的执行和落实。

如前所述,中国经济目前面临了多重困难,长期以来,由上个世纪开始确立的外向型经济发展道路,为中国经济的长足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促使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外向型经济导向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然而,发展外向型经济是以中国当时的人口红利为基础,重点发展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劳动密集型的出口加工制造业,随着近年来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的急剧攀升,中国的人口红利不再,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加工制造业也失去了竞争优势。而在世界经济逐渐步入衰退周期,欧美发达国家需求端疲软,有关产业链逐渐向东南亚的转移,原本的外向型出口加工制造业反而成为了中国经济的沉重包袱,构成了中国产能过剩的重要源头之一。

如何面对当初这些出口外向型经济所遗留的大量低端制造业产能,实施产业转型升级,或者进行疏导,把这些沉淀的产业资源转移到更具经济效益的领域,对振兴中国经济而言意义重大。

在技术创新领域,虽然中国企业取得了长足进步,在部分领域有关中国企业已经成长为全球领袖级企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企业的整体技术研发实力仍然和发达国家的企业存在了较大差距,中国中小民营企业的技术研发支出仍然非常低,技术研发停留在较低的层次,很多企业所谓的技术研发实际上就是模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而言。

未来,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飞跃式发展,几乎所有工业制造领域都将发生深刻的变革,靠模仿式的技术研发将彻底失去市场竞争力,要振兴中国经济,必须从根本上提升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的技术研发和创新能力。

经过多年的改革开发,以及近几年来政府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的努力,中国企业的整体营商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各级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地转变职能,大力推行“放管服”改革,以提升政府对微观经济主体的服务职能为目标,企业在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办理有关注册审批的流程也大为简化,以往其中隐藏的腐败环节也得到了有效控制,中小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从中受益良多。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由于体制的原因,在和企业打交道时,各级地方政府的官本位意识仍然非常严重,“放管服”改革也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行政措施,而非政府部门的主动行为。而且,在不同地区,政府对企业的服务也存在了较大的差异,沿海发达地区的政府在服务企业方面做的更为到位,但广大内陆地区的地方政府则距离服务型政府的标准还有非常大的距离。如何建立一套科学有效的政府行政管理机制,使得政府服务微观经济主体成为一种积极主动的行为,并建立起对应的政府满意度或绩效管理制度,是促使政府全面转向服务型政府的关键。

在引导企业健康发展方面,政府主导的产业规划和产业扶持政策起到了巨大作用。但是,由政府主导的产业发展规划和市场化机制相结合,历史上在特定领域也屡屡引发了相关领域迅速出现产能过剩的不良后果。

在我国的经济实践中,每当出现新的行业热点领域时,特别是有国家政策规划扶持的领域,往往会引发产业界的一窝蜂上马新项目,结果往往迅速会出现相关领域的项目或产能过剩,热点过后,曾经挤破头上马此类政策扶持项目的企业成批出现经营危机,从这个角度讲,用市场化机制来配置资源并非灵丹妙药,反而成了局部行业领域产能过剩的根源。

如何对市场化机制配置资源进行监督和控制,比如针对热点行业领域,建立初期放开,发展期密切观察,中期实施监控,后期防范风险的机制,这些都需要进行摸索,也是政府层面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前面提到,由于多年来发展外向型经济,中国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世界工厂”,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环境下,这对中国经济构成了一定的负担。但与此同时,正是由于“世界工厂”地位,中国建立起了全球独一无二的,最为齐全的工业制造产业链体系,这个产业链体系与中国自身的庞大市场相结合,如果调控恰当,将具备形成全球最完美的内部循环体系。可以说,当下即便切断和欧美发达国家之间的经贸往来,中国经济会经受一定的冲击,但绝不会被冲垮,中国经济的内循环市场系统具备了极为强大的自我调节和自我恢复功能,短暂的冲击过后,中国经济又会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在高科技及新兴经济领域,中国企业虽然整体仍然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但在局部行业领域,一部分中国企业已经成长为当之无愧的全球领导企业。

在电信设备及5G领域,华为早已击败其主要竞争对手,技术、产品、市场份额全面领先,成为世界级的电信设备龙头企业。

在新经济领域,腾讯和阿里也凭借其用户规模优势和技术实力,成为各自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并完成了从用户规模及商业模式领先向技术研发领先的转变。

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中国高铁设备已经实现了全面蜕变和升华,成为了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领先者,中国的高铁装备,从铁轨建造到高铁列车,已经成为中国的特有名片之一。中国的航空航天行业,特别是火箭发射、外部空间探索、卫星制造等领域,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航天强国。

中和正道集团产业整合专家团队的研究成果表明,为了全面振兴中国经济,除了继续发挥中国经济的独特优势,坚决实施国家主导的有关重大战略之外,还需要重点解决以下四个方面的关键问题。

一、积极应对中美贸易冲突,拓展国际发展空间

从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冲突具有复杂性和长期性,已经对中国实体经济造成了较大负面影响,由于贸易冲突边打边谈,实体经济也因而产生不断的波动。因此说,中美贸易冲突必须妥善解决,特别是要着力消除贸易冲突对实体经济的波动性冲击,否则中国经济的正常发展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中美贸易冲突影响了中国的对外经贸往来,因此,在应对贸易冲突的同时,应通过一带一路等国际经济合作渠道,争取和更多友好的国家建立更为紧密的经济贸易关系,有效对冲中美贸易冲突带来的不利影响,为中国经济拓展更为广阔的空间。

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确立更为有利的国际金融地位

近期,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已经出现了向货币战转化的迹象,金融是国家经济健康和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有利的国际金融环境对中国经济振兴至关重要。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势必会在金融领域和美国发生冲突,因而需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建立国际化的资本市场,全面确立中国的金融强国地位,为中国经济再创辉煌保驾护航。

三、为过剩产业微观主体寻找新的出路

中国经济总体规模庞大,在很多行业领域,从煤炭、钢铁、建材、船舶等大型工业领域,到新能源、轻工业、日用品等领域,均存在了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近几年政府主导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重点集中在煤炭、钢铁等传统工业领域,而在中小民营企业集中的加工制造业领域,基本上是由市场在进行自然的优胜劣汰,因此说,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走的路还很长。

产业结构优化调整,无论是靠政府主导的供给侧改革,还是市场的自主调整,都要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大量的企业将被淘汰出局,这些企业所掌握的社会经济资源也会随之闲置、贬值或灭失,更为重要的是企业破产关停后带来的就业等社会问题。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企业主体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失去竞争力的企业退出经济舞台是一种正常现象,但在对待这种现象需要进行妥善管理,确保企业的优胜劣汰有序进行,避免企业阶段性大批量破产倒闭的情形出现,社会稳定有了保障,振兴中国经济的基础才比较稳固。

四、解决房地产行业对经济发展的制约

房地产行业曾经被界定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构成了各级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对中国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是,近年来由于房地产行业的畸形发展,房地产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商品属性,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金融炒作标的,挤占了全社会绝大部分的货币资源,中国社会及产业经济领域的成本攀升,最为重要的源头就是房地产行业的失衡,最终加剧了中国经济整体结构的不平衡。

房地产行业已经成为了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在平抑房地产业畸形发展的同时,必须同步解决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来源的问题,配合通过解决各级地方政府冗员庞大,腐败现象严重等问题,实现政府财政收入的开源节流。另外一个方面,在平抑房地产行业膨胀的同时,必须提防房地产行业泡沫破裂的风险,房地产行业畸形发展问题的妥善解决,关系到中国经济整体的安全,只有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经济才能实现健康和安全发展。 中国经济虽然存在了诸多内在问题,也面临了很多外部挑战,但毫无疑问,经过多年发展,中国经济也已经建立起了巨大的后发优势,目前同时面临了史无前例的发展机遇,如果能够正确应对有关困难和挑战,并成功把握住发展机遇,则中国经济必将再次腾飞,真正实现全面振兴。

【作者系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世界500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名誉主席、中国产融经济研究院院长、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