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智库●读名家●知天下

邹平座:美国货币政策转向的原因与影响

发表时间:2019-08-05    作者:     来源:

摘要: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这是美联储时隔10年后的首次降息,也标志着美联储从2015年启动的本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告一段落。

中国发展网讯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邹平座近日撰文关于近日美联储降息对全球其他经济体的影响,他认为要从多维度的角度思考。

8月的第一天市场迎来重磅消息,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这是美联储时隔10年后的首次降息,也标志着美联储从2015年启动的本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告一段落。

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宽松,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货币政策调整,而是美国整个经济战略的方向性变动。虽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声称不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开始,而且特朗普也对降息幅度表示失望(认为降得太少)。而一唱一和的背后正是美联储与美国政府一致性倾向。这些变化具有深层次的原因,其对世界经济未来的影响也必定深远。这相当于美国经济战略从"胡佛早期"一下跳跃至"罗斯福中期",从"格林斯潘中期"跳到"伯南克模式"。而当中的时间点"1929年"和"2007年"被过滤了。这2个时点正是2次大危机的"爆点"。显然,本次降息一个重要的作用是跳过了一次可能性较大的金融危机。

美联储在2个月前,鲍威尔会见了扎克伯格就脸书发行Libra达成了共识,这与8月1日降息与特朗普"极度宽松需求"形成了一个政策组合,权且称为"鲍威尔组合"。这可能预示一种"新型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形成,美国大量输出美元,收购全球资产,构建数字货币体系,形成数字货币式的全球垄断格局和货币领导权。美国金融技术与货币技术将进一步主宰世界。形成这个战略的背景与可能的主要逻辑是本轮科技革命。

其实,美国本身拥有再次伟大的各种素质,无需把矛头指向任何发展中国家,更无需与中国发起贸易战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战。一个伟大的国家应当是自强不息的,而不是依靠打压别国来实现伟大。首先美国可能在现有货币优势的基础上以Libra为基础,形成新的世界货币体系(现在只有美国具备这种条件),只要美国在信息技术方面长期保持领先,就可以长期支持美国货币优势;其次是美国的技术优势应该扬长避短,更快更多地向全球推广而不是封锁,会更快更好地推动美国科技成果形成巨大的共享价值,并对创新起到持续的激励作用,并且用这种技术在全球的扩张和资源的并购,其他国家很难超越美国。只要美国奉行更加开放的政策,才能使这种优势得到发挥;第三是美国具有吸收优秀人才的能力,美国只要放开全球优秀人才的签证,使人口保持高素质的10%以上的增长。如果这样,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美国的经济增长会出现超越发展中国家的速度,不可能有任何国家赶上美国(土地不够用可以在全球购买)。然而,特朗普政府反其道而行之。所以,现在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打压是缺少思想家战略家思维的,因为中国的发展为美国再次强大提供了更广阔的条件,一是人才的供应。二是巨大的市场空间。三是稳定的世界环境。纵观美国历史,美国的任何一次崛起都是靠开放靠吸收优秀人才靠支持其他国家共享发展。而每次危机都是因为固步自封,以邻为壑。无论是1929年的大危机还是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还是2007年的次贷危机。这三次危机的主要特征是美国发起了对欧洲、苏联、中国的贸易战与技术战。

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核心是信息化、智能化,将深刻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科技革命使价值规律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价值体由平面结构变为立体化、多维化、无形化。这种变化改变了经济增长函数,也改变了原有的竞争函数。经济增长的速率呈现几何级数。智能化推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化、无人化,从根本上消除了美国原有劳动力不足问题。也就是说原有经济增长理论(索洛模型)中的劳动力人数转化为劳动力价值(科技含量),如果配合美国科技人才聚集优势,配合强势货币的推动力,就会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加速。美国此时推出宽松货币政策,如果配合以正确人才移民政策、数字货币战略、资源并购战略和全球化科技战略组合,再加上美国一流的营商环境,美国有可能长期保持全球第一的位置。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如何在社会制度、经济制度、市场制度上,充分利用科技革命,实现跨越发展,提高货币的创新弹性和有效供给弹性,就能够实现稳健而快速的发展。

全球发展中国家目前仍处于理论、技术与制度的断层之中。很多国家仍处于前二个世纪的思维模式与教条主义中,这种状况在南美、中东、非洲和东北欧根深蒂固。美国应该在技术上、思想上、制度上求同存异、海纳百川地支持世界上这些国家的改革与发展。并且推广美国的信息技术与技术创新并长期保持技术与教育的领先地位,这将为美国的长期伟大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世界上没有一个伟大的人、伟大的企业、伟大的国家靠封锁别人、打压别人、制裁别人而变成伟大的。只有自强不息、技术领先、教育领先、文明领先、帮助别人的,才能成为"伟大"。而美国具备这种条件,科技革命引起的价值函数的变化,使得美国迎来又一次强大的机会。而特朗普发起的"退群模式""墨西哥墙""反科技移民""贸易战"等,与美国强大的历史规律是相悖的,他的思维是精明的"企业家思维"而不是伟大国家的"思想家思维"和"战略家思维"。"特郎普思维"如果不发生根本转变,只能是美国衰败的开始。因为他的所有行为都是唯利是图的"小人模式",与美国需要成为的"再次伟大"相去甚远。

对于美国降息对全球其他经济体的影响,要从多维度的角度思考。首先是"鲍威尔战略"与"脸书的数字货币"以及特朗普"再次伟大"思维是否形成一致,如果形成一致,这种降息就是"战略性降息"而不是"技术性降息",这对于世界货币史与经济史都是影响深刻的。也就是说,这种"三合一"的"战略性降息"将形成新的"数字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国就此可以通过低成本货币或者是零成本货币并购全球资源并为Libra形成基础,并长期统治世界经济。其次是特朗普的"企业家思维"是否会转化为"战略家思维。如果发生转变,美国无疑会变得更加强大,并对全人类发展起到"伟大国家"的作用。这无论对美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重大利好。第三种可能,这一次降息只是"偶然的技术性降息",短期内对其他国家的影响也是短期的。如果是中长期"技术性降息",则全球央行势必转向"竞争性"贬值,世界货币体系可能走向崩溃,全球性通涨再所难免。

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而言,此时的选择仍然是重要的。也就是说无论特朗普是否转变,也无论是"战略性降息"还是"技术性降息",世界经济几何级数的变化速率,加剧了各国经济的风险。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要高度认识本轮科技革命的巨大变化,转变观念,转变思想,转变制度,转变作风,以科技革命为契机,推动科技创新、制度创新、社会制度创新,充分发挥各自优势,抢占思想制高点、技术制高点、人才制高点、价值制高点,实现新的竞争优势。否则可能会陷入"委内瑞拉陷阱"或者是"非洲模式"。

以信息化为基础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有人认为是人类的第二次文明),对于全球经济来讲影响深刻。经济增长中的"中等收入陷阱"已经转化为"人的价值陷阱",因为经济增长理论发生重大变化,"劳动力数量函数"转化为"人的价值函数",这种转变从根本上改变了宏观经济模型,改变了货币的作用与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很多人认为美国本次降息是"偶然的技术性降息",但是,如果联系到美国政府债务的超极限膨胀,就应当想到"这不是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模式,那么,这可能是一个百年转折的"偶然现象"。

因而,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更深层次地认识到本次科技革命是人类文明的重大转换,科技革命推动的生产力发展使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转换为"人与自然的关系",预示人类社会走出了阶级社会,而进入一个科学社会,并以此推动政府与经济各个层面的改革,通过大数据、云计算、智能化建立智慧政府、智慧政党、智慧城市、智慧企业。在货币政策与经济政策上更多关注提高人的价值,提高每个人的价值,防止陷入"人的价值陷阱",创新理论、制度与技术,提高货币政策的技术性、前瞻性、动态性、可控性,支持国家经济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通过高科技与智能化,推动生产力加速发展,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享发展。